日夜颠倒的防空洞

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失去生命力量也不可惜。
我穿梭城市的车水马龙,记录片刻的美好。分享。

Her Tears

Cophine Forever

公子容与:

Part A

Delphine是一个聪明的科学家。

Delphine是一个漂亮的法国女人,金发,高个儿。

Delphine是Cosima的女朋友。

还有,信不信由你,聪明漂亮的Delphine,在Cosima面前,是个哭包。

Delphine第一次在Cosima面前哭,是一场各怀鬼胎的骗局。Delphine故意落下的成绩单和在走廊里的暗自垂泪是个诱饵,而Cosima对此一清二楚,她们互相试探,然后互相利用。

Delphine第二次在Cosima面前哭,是在她们第一次滚过床单之后。那也是一场骗局,目的是骗取信任,找到机会了解克隆俱乐部的内情。Delphine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许是清晨的阳光太过刺眼,她的泪水在她睁眼的第一秒钟模糊了她的整个视野。

“和男孩们做过之后我也总是哭。”

她这么和Cosima解释。但那不是真的,她们都知道那不是真的。她有所隐瞒,关于自己的身份和目的,Cosima知道,并将其当作她落泪的缘由。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淹没她,迫使她肺里的空气通过狭窄的气管挤出抽泣声的,除了隐瞒的愧疚,还有一种不可名状又强烈无比的情感。

那一刻,她知道自己完蛋了,在Dyad和Cosima之间的天平毫无悬念地倒向后者让她惶恐不安。这意味着她将会为这个本该是她的观察对象的姑娘付出一切:事业,在Dyad的地位,甚至更多。

她的生命从此错乱了轨道,而她为此惶恐哭泣。

Cosima的手指在她光裸的肚皮上画圈,安抚着她的脆弱,却对自己怀中姑娘的心事一无所知。

Delphine第三次在Cosima面前哭,是因为Cosima的身体。在Cosima吐血昏厥之后,Delphine坐在她的床边默默垂泪,Cosima本来不该知道的,她处在昏迷中,但这不妨碍她醒后从Delphine红红的眼睛中看出一切。

Delphine第四次在Cosima面前哭,是因为Rachel的诡计。

Delphine第五次在Cosima面前哭……

不。不在她面前。

Delphine第五次,或许不止,为Cosima哭,是在她从法兰克福回归之后。她们之间隔着Felix家那道厚重的铁门,和几秒钟之前的分手。或许那道门根本没有它看起来那么结实,因为Delphine的啜泣在Cosima耳中还是那么清晰。

然后是一段痛苦而漫长的时期。

Dr Comier的泪水冻结在心里,不能也不敢让任何人看见。

直到她孤身赴死的那个晚上。

眼泪噙在她的眼眶里,在克隆聚会的温暖灯光照耀下闪闪发光,始终没有落下。

她倒在血泊里。

 

Part B

老实说,Cosima的意识还不太清醒,一夜的严寒大概冻僵了她的大脑,让她思维迟钝。现在,她作为科学家的清醒和理智还未回复,动物的本能更占上风。

换句话说,即使她身边现在空无一人,她周身温暖的温度,熟悉的气息依然萦绕不去。

Delphine。

她的姑娘。即使严格意义上她们分了手——那个傻姑娘甚至跑到Shay那里说些放手托孤一样的傻话——但她还是她的姑娘。她不该怀疑这一点的,不管她是Dyad的头儿还是Leekie的得意门生,她本不该怀疑她的。

失踪的灵魂伴侣。可当真只有当她失踪后她才意识到,连那个光明生育的赵小姐都知道“她为你做的一切”,她却一无所知。

感谢上帝,她还活着,还在她身边。

她想见到她,现在,立刻。

这种愿望就像她刚知道Delphine可能幸存时那样强烈,也像那时候一样难以实现。

她再次见到Delphine,在经历了那么多——生离死别——之后,却是在她再次离开的十分钟之前。

她能清晰地感觉到Delphine对于不得不把她独自丢在这儿深感抱歉,也能感觉到Delphine本人的不安。

就像一个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分手和Dyad这个单词蒙住双眼的Cosima能看出Delphine的强硬只不过是勉强的硬撑。

她本该和她一起承担那些因她而起的事情。但她没有。她总能看见那个高个儿女人最脆弱的地方,却毫无作为,哪怕她是始作俑者本身。她剥开她的伪装,却对她的伤痕置若罔闻。

那个笑起来像Puppy一样的女人,如何孤身一人在Dyad冰冷的建筑中穿行,如何在与上层的周旋中筋疲力尽,如何在关注她的健康的同时却看着她和Shay亲密?

那优雅得像黑天鹅一样的身影如何中枪倒下,鲜血如何流淌,那个她深爱的女人的生命如何在她和自己的姐妹们欢聚一堂时慢慢消逝?

这一切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从她知道Delphine的死讯之后,直到现在,化作一种她无法控制的冲动。

她伸手撩开Delphine上衣的下摆,伤疤赫然在目。

Delphine没有动作,任由她除去她的掩盖,暴露她的伤口。

“你认为它不在那里。”

Cosima的眼泪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涌出。

Cosima从来没有在Delphine眼前哭过,除了这一次。但她却觉得从自己眼眶里流出来的,是Delphine那么多次在她知道或不知道的时候流出的泪。

她哽咽着搂紧了欲要退开的Delphine,把温柔的吻和灼热的泪落在狰狞的伤疤上。

她感到了一双手捧住了她的头,她知道接下来会是一个吻。

在门外的信使催促离别的拍门声中,她们亲吻彼此。

 --------------------------------------------------------------------------- 

随手一写,以作消遣。质量不高,但是讲真的,总裁真的一直在哭啊。顺便与原剧情有出入的请见谅。

评论
热度(11)
  1. 日夜颠倒的防空洞公子容与 转载了此文字
    Co-phine.

© 日夜颠倒的防空洞 | Powered by LOFTER